开车狂猫

我想开车,我从小就想开车

每次收到林涛微信都想把他关进黑名单 一

*投喂我babe @又困又饿的咸鱼安 现在有个问题就是我又想写短篇了→_→

*文案:林涛这么多年以来失恋只跟秦明干嚎,直到他认识神奇的宝哥。

宝哥说:你失恋是因为你不懂女人啊!

林涛嚎得更厉害了。

于是宝哥又说:可是你懂秦明啊!

好友变情人的三流烂俗狗血故事。


李大宝站在楼梯上眯眼看着林涛今天莫名忧伤的背影,一手叉腰一手摸着下巴,嘴里发出“嘶嘶”的怪声。嘶着嘶着感觉身体深处泛起熟悉的寒意,一抬头果不其然看见秦明站在她头上三个台阶处面无表情地盯她脑瓜顶最中心那个发卷。

 

她毫无上班时间进行八卦的罪恶感:“老秦,你不觉得林涛今天不对劲儿吗?”他们从没有信号的深山老林开车回来整整四个半小时了!这一路上,林涛居然一个电话没打一条短信没发,全程用平静的表情掩藏内心深处一万朵盛开的蓝瘦香菇!

 

秦明歪头反问:“你报告写完了?”

 

李大宝委屈地扁嘴瞪他,正纠结着,就听气定神闲上楼的秦明用同样毫无罪恶感的冷漠声音抖出自己认识李大宝之前唯一的朋友的悲惨过往:“又被甩了,你习惯就好。”

 

***

 

秦明坐下不到一分钟就听见微信的提示音。他静止了一瞬间确定只有一条消息,手机都没掏出来。

 

两分钟后又响,他这才慢悠悠地拿出来看。锁屏状态下预览微信,两分钟前林涛问晚上喝不喝酒,刚刚林涛问上次那家小龙虾行不。

 

秦明皱眉回想一下味道,决定不拒绝朋友诚挚的邀请,解锁,静等第三条。

 

这次没用一分钟消息又过来了:我请。顺便还发了一个表示友好的[微笑]。

 

秦明满意地打了一个好字,没发。直到对面估计是看见“对方正在输入…”,又没收到消息不耐烦了,补充了一个数字58发过来,才高贵冷艳惜字如金地点了发送。

 

***

 

下班的时候李大宝指着找找秦明勾肩搭背的林涛和冷着脸一遍一遍拍林涛爪子的秦明直结巴:“你……你们怎么能这样呢!”

 

就差脸上写着“已脑补你们狗男男三角恋出轨连环虐心大戏三十集”,可惜对面俩男人明显误会了李大宝的狗血少女心,依旧是毫无廉耻。

 

林涛说:“宝哥啊,虽然你是我哥,但是我现在已经对女人失去兴趣了。”

 

秦明比较委婉:“你太能吃了。”

 

“我……?!”李大宝指着自己的鼻子,脑子里一瞬间全是这两个无耻之人被分解的尸块。

 

***

 

优雅地用解剖刀将小龙虾分解为尸块,秦明极力想掩饰自己的愉悦之情。

 

五十八的就是比三十八的好吃!

 

长出一口气,看看自己面前整齐的尸体,再看看只顾着干嚎自己再也不喜欢女人的林涛干净的盘子,秦明招招手让老板娘再加一斤。

 

两人的对答将林涛从悲痛中拽了出来:“秦明你人性呢!我失恋了!失恋了!你唯一的朋友……唯二的朋友失恋了!这么催人泪下的情境你居然还在吃小龙虾?!还加了一斤?!”他说到这里幡然醒悟,冲后厨喊:“老板娘,刚才加的一斤要三十八的,不要五十八的!”

 

老板娘喊:“已经下锅了!”

 

林涛宛如被雷劈中,顿时虎躯一震。

 

同样紧张地看向后厨的秦明很是得意地笑了出来,转回头来给林涛补刀:“如果你看一个人失恋的戏码看了整整十五年,你也会觉得他哭泣的样子十分下饭。”

 

下饭涛失恋还被唯一的朋友就饭吃,想拿小龙虾泄愤才发现已经被吃光了,只好往嘴里干灌啤酒。

 

是的,在李大宝出现之前,不光林涛是秦明唯一的朋友,反之亦然。林涛的性格比秦明正常得多,但是呢,大学之前的同学基本都没有了联系,大学期间因为特殊情况也就秦明这么一个朋友,工作以后太忙,交际圈又都集中在同事。同事间年纪差得多的有代沟,年纪相仿的又有竞争,平时虽然也能出去吃吃喝喝唱唱K,但真遇到什么事儿了吧,脑子里除了秦明也没有设想过别人给自己当树洞。

 

换句话说也不是没有朋友,只是没一个再跟秦明一样够格当死党。

 

林涛顿时觉得自己的人生十分悲催:“老秦啊,你说这十五年,我每次失恋你都在我身边啊。”

 

秦明顿了顿,考虑要不要给他笑一个。

 

“你说,是不是你挡我桃花!”

 

秦明刚要扬起来的嘴角狠狠一垮,接过刚出锅的小龙虾,带着橡胶手套的手一扒拉,就把所有小龙虾放进了自己盘子,堆得高高的,脸都差点挡上。想了想觉得自己不太厚道,就把掉桌子上那个扔给了林涛。

 

***

 

秦明和林涛认识的时候,秦明还不梳背头,林涛也不留胡子,一个十九一个十八,正是青春年少嫩得能掐出水的好年纪。秦明高一届,算是师兄。法医学和侦查学工作的时候亲密无间,读书的时候可没什么交集,巧的是读法医的人太少,一共招了十三个,都是男生。而六个人一间寝室,秦明正好没分到室友。

 

新生刚入学没多久,侦查学那边的男寝就因为楼太旧,水管破了以后把楼给淹。修理期间,住里面的就被分了出去到别的楼借住。秦明的房间只有一个人,自然和空寝室一样要借出去。

 

从小就特别爱美,每天都在琢磨怎么追小姑娘的林涛就是在这个时候,顶着流行的男士小长发大摇大摆地拎着行李搬进来的。

 

林涛瘦瘦高高,而且脸在男人里算是比较小的,下巴也挺尖,着实不适合这种长发造型。再加上找的理发师估计水平也不高,没设计出层次感,而且寝室水管破之前不好使了很久,头发没怎么洗……

 

秦明很少称呼别人的名字,外号自然更不可能。但他的日记里,有很长一段时间,都蹦跶着一只可蒙犬。

 

***

 

现实里剪了短毛的可蒙犬也在回忆过去,说老秦你知道么你,我当时一进你寝室,就看见一个穿着白衣服脸色也发白的男的阴森森地拿着个剪刀感觉随时都要捅过来,我再一想说这屋住的师兄是学法医的……

 

春末夏初的龙番不冷不热,再配上轻柔的夜风,暖黄的路灯,街上嘈杂得恰到好处的人声,美味的小龙虾和冰镇的啤酒,还有最重要的,某人十五年如一日,虽然磨磨唧唧但是习惯了以后似乎同样不可缺少的碎碎念。

 

——组成了一幅一点都不诗意的画面。

 

可秦明还是没来由地想起了“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想着想着自己也觉得好笑,吃累了把手套一扔,往后一靠,声音有些懒地拖长了音节:“吓尿了?”

 

林涛不出所料地对“吓”这个字敏感极了,瞪着眼睛反驳:“开玩笑!我……我是进入了高度戒备状态,随时准备战斗!”

 

秦明回想了一下当年在头发里瞪出来的眼睛,不着痕迹地翻了个白眼。

 

***

 

第二天是周六,案子也结了,为了喝酒,两人的车都停在了局里。秦明是学医的,吃吃喝喝比林涛讲究,从不过量。这次还是一样,搀着晕乎乎的林涛把人送回家,熟练地从林涛兜里掏出钥匙开门。

 

随手把醉后沉得要死的人扔在卧室床上,秦明习惯性用外侧手腕叉腰观察现场——职业病,怕手上血沾到衣服。

 

乱得不忍直视,应该是他们在村里和“宝宝”失去联系之前,那姑娘就搬出去了。

 

***

 

秦明站在床前俯视因为酒醉而满脸晕红像个村姑的林涛,内心很是纠结,总觉得自己身上刚解剖完小龙虾的刀又在蠢蠢欲动。

 

林涛失恋,是他自己不知道怎么和女孩子相处,再加上工作太忙。

 

失恋以后喝酒,虽然是他请客,但是这可是自己作为朋友在安慰对方。

 

自己还仁至义尽地把他送回了家而不是丢在那里让他自生自灭,虽然车钱是从林涛钱包里拿出来的。

 

所以自己为什么还要手欠顺便把屋子收拾了,还给他把衣服换了?

 

此处应有和珅我怎么就管不住这手呢.jpg。

 

秦明最后是咬牙切齿地默念着“宪法”两个字走的,临走前留了张字条在床头。

 

“礼尚往来,而且我洁癖。”


PS:可蒙犬就是俗称的拖布狗==


和珅表情包在此==求一张无水印的==



评论 ( 22 )
热度 ( 354 )

© 开车狂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