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车狂猫

我想开车,我从小就想开车

【楼诚】【凡尔赛AU】不与换江山 (三) (上)

靴靴⸜(ّᶿധّᶿ)⸝

Clara_www:

@四界唯一的小公举 公举你今天是不是生日?生日快乐!




03.【WARNING:楼春回忆杀】

  汪曼春不到九岁的时候就已经熟识明楼了。

  彼时先王明锐东还好好的坐在王位上,明母温柔贤淑,呆在王宫里相夫教子。明镜还不是那个冷酷不近人情的女王,还在老师的教导下学习骑马、射箭、兵法、治国。汪家还与王室交好,在王宫里占据着离国王最近的房间,享有着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地位和权力。两家甚至还定了婚约,约定等汪曼春十六岁、明楼十七岁时就举行两人的婚礼,将两家的血脉彻彻底底地融到一块儿去。

  明楼对这个婚约没什么反对意见,汪曼春自然也没有。在八九岁的汪曼春眼里,能和那个陪她做功课、带她骑马、给她下河捕鱼上树掏鸟蛋的哥哥结婚是一件再幸福不过的事了。她挺喜欢明楼,并且觉得明楼也挺喜欢她。

  长大,结婚,生儿育女。若不是明楼十岁时明父遇刺,汪曼春的生活怕是会像被规划好的那样,平平淡淡地走下去。然而,先王驾崩,明镜登基,贵族叛乱,昏暗的324年冬春交接的时候下了一场大雪,突如其来地冷却了两家之间的关系。

  叛乱平息之后,汪家搬离了王宫,回到了自己的领地。汪曼春只有在汪芙渠入宫上交税款时才能见明楼一面。但变故还是发生了,326年冬天,一场大雪过后,准备在王宫中住两个月再回家的汪曼春被明镜连人带行李一起扔出了宫殿大门。汪曼春披着厚重的红披风跪坐在雪地里,茫然地听着明镜饱含怒火的咒骂。她不知道明镜为什么生气,长大后才觉得明镜也许敏锐地察觉到了汪家与叛乱之间千丝万缕的联系。总之,她被赶出了王宫,在一众贵族面前丢光了汪家的脸面。直到现在,她参加宴会时还能听见嘲讽的窃窃私语和几声明目张胆的讥笑。

  她恨明镜,恨明家,唯一不恨的是那天还想为她求情却被明镜扇了一巴掌的明楼。她多么爱他呀!他是她儿时的玩伴,是她未来的丈夫,是她被父亲说服走上叛变道路之后唯一的精神支柱。

  所以,当明诚带来王室的请柬,邀请她入宫时,她毫不犹豫点了头。

  她要牢牢抓住明楼的心,嫁给他,操纵他,帮着父亲把明镜赶出王宫,扶持明楼上位,把明楼变成一只被关在笼子里的、只属于她的、只会唱出婉啭情话的夜莺。

  她汪曼春已经不再是十三年前之后哭泣的小女孩了,她早把软弱抛在身后,真正成长为一个优雅聪慧的女人了。

  她已经长大了。

——————

  明镜站在窗边,俯视着提着裙边走下车来的汪曼春,看着她把手轻轻搭在明诚手上走了一段路,然后放下手缓慢而优雅地走进了宫殿里。

  她厌恶整个汪家,包括汪曼春。她不可能屈尊下楼迎接她,也不想看到她走进这个属于明家的宫殿。明镜只是有些担心明诚,她不可能忘记十三年前明诚看到汪曼春时的反应。

  汪曼春披着的大红色披风,纷纷扬扬越下越大的雪,她和明楼嬉笑打闹时佯装中枪倒下去的样子,还有披风上绣着的汪家家徽,正是这些毫不相干的东西凑在一起,唤起了明诚因为惊吓过度而深埋心底的记忆。

  明镜当时正牵着明诚的手,眼睁睁看着他露出一个恐惧的表情,半句话没说就直接昏了过去,半天之后才醒过来。明诚在明楼怀里缩成颤抖的一团,哭着对两人说出了明父遇刺那天他躲在树后看到的东西——其中一个蒙面刺客衣服上绣着的汪家家徽。他还听到了自己母亲的一声惊叫“汪——”,然而话还没说完就被正中额头的一枪打断。接着,他面前只剩下了尖叫的人,灰白的脑浆和四处飞溅的温热的鲜血。

  那是明镜刚登基,王位尚坐不安稳。她忌惮汪家手中的权力和人脉,只好把仇恨深埋,随便寻了个“行为不端”的由头便把汪曼春赶出了宫。她手中没有实质性的证据,单凭一个孩子颠三倒四的叙述,是断断不可能说服那群老奸巨滑的贵族的。

  现在汪曼春回来了,明镜也在位将近十五年了,是到了和汪家好好较量一番的时候了。

  “多奇怪,我们总是讨厌那个和自己最相近的人。”听见身后的脚步声,明镜平静地开口。王天风背着手站在明镜身后,离明镜只有一步之遥。明镜想着汪曼春方才的高傲神情,手指轻划过冰凉的窗户,“看看我们两个,一样的骄傲,一样的野心勃勃,我们甚至都有两个弟弟。我们多像啊,是不是,天风?”

  “不见得,阿镜。”王天风说,一个温暖的笑容浮现在他的脸上,“明楼喜欢男人,国王本就该有野心,而且,你二十四岁的时候可比这位汪小姐漂亮多了。”

  “贫嘴。”明镜笑出声,转身靠在墙上,眼睛里闪烁着久违的孩童似的光芒,“王侍卫长,你刚刚可犯了欺君之罪。”

  “实话实说罢了。”王天风装模作样地弯了弯腰,“属下任凭陛下处置。”

  “那好。”明镜偏了偏头,“朕罚你去厨房拿一杯热可可和一盘马卡龙,五分钟之内回来。”

  “是,陛下。”王天风鞠了一躬,在明镜抑制不住的笑声中转身快步走向厨房。

——————

  越接近明楼的房间,汪曼春的心情就越雀跃。若不是良好的家教约束着她,她早就拎起裙子跑着去和明楼重逢了。

  “晚了半天,大哥一定等急了。”快到明楼寝殿的时候,一直跟在她后面的明诚突然低声说到。

  “哦?是在等我吗?”这时他们停在了寝宫门前。汪曼春问道,丝毫不掩饰声音里的羞涩与激动。

  “啊,说到这个。”明诚抢在她前面握住了门把手,冲她勾了勾嘴角,“您的房间在对面,汪小姐。而且,我很抱歉。”他歪了歪头,毫无诚意地道了个歉。汪曼春的心里忽地升起许多不祥的预感来,“他等的人不是你,是我。”

  说完,他推开门,走了进去。

  透过逐渐合上的门,汪曼春清楚地看到明诚走到倚在桌边低头读书的明楼面前,笑着喊了声大哥,就被明楼揪着领子拽进怀里,偏头吻了上去。他们的身体紧贴着,互相拥抱又时不时分开的嘴唇中间可以看到舌头交缠着一闪而过。明诚勾住了明楼的脖子,明楼的手伸进了明诚的衣服里,然后,门在汪曼春面前“啪”地关上了。

  汪曼春颤抖着,如坠冰窟。

TBC




为了在公举生日这天发出来,请原谅我只发了一半……

我手稿写完了,真的

明天晚上发下半章XD



评论 ( 3 )
热度 ( 59 )
  1. 开车狂猫Clara_www 转载了此文字
    靴靴⸜(ّᶿധّᶿ)⸝

© 开车狂猫 | Powered by LOFTER